4月26日,整個互聯網的焦點都落在了當當身上,從早上9點34分,當當創始人李國慶上門搶章、罷免當當董事長兼CEO俞渝,到下午4點當當發布幾十枚公章作廢、就李國慶搶章報警的聲明,再到當當副總裁闞敏晚間的情況說明。20歲的當當再次因為創始人內斗成為關注點,這已經是李國慶俞渝系列故事第二季,上一次引發全網關注在2019年10月因離婚引發的股權風波。自2016年完成私有化,當當就負面消息不斷。這9小時之后,當當也大概率不會風平浪靜,盡管這并非當當員工、股東和用戶所樂見。

  問題一:股東會是否合法

  4月26日,李國慶上門搶當當公章,并張貼《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的消息甚囂塵上。李國慶在《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列舉了俞渝給公司和其他股東造成的7項損害及影響,并稱“李國慶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開臨時股東會,作出決議:公司依法成立董事會。由李國慶、俞渝、潘躍新、張巍、陳立均擔任董事。并在當日召開了第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選舉李國慶為董事長與總經理”。

  《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還披露,“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擔任當當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俞渝無權在當當行使任何職權,無權向當當員工發出任何指示,無權代表當當對外作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行為。李國慶有權全面接管公司,負責公司的經營管理”。

  不過,事情在當當下午4點發布的聲明中卻是另一個版本。根據聲明,“李國慶伙同6人,闖入當當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公司已經報警”,當當披露了公章等遺失明細,并稱遺失公章等即日作廢。

  闞敏向北京商報記者描述,“李國慶帶了兩名當當的離職員工,還有四名彪形大漢,闖入當當。因為他是當當的創始人,當當員工對他還是尊重的,加上他帶的前員工對公司公章所在地十分熟悉,所以拿走了公章”。

  站在法律的層面,浙江曉德律師事務所創始人陳文明表示,以上問題的癥結在于當當股東會的合法性。“按照公司法的規定,公司在召開股東會之前要履行通知義務,必須在開會之前,至少提前15天將會議議題、內容、地點、時間告知股東。”陳文明解釋。

  這也是李國慶和當當分歧的重點。按照《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信息,李國慶多次強調召開股東會的合法性。

  但闞敏表示,“李國慶并沒有通知俞渝去參加股東會,我個人也是股東之一,也沒有接到通知。李國慶所謂的股東會只是和幾個已經離職的當當員工開的會議”。

  問題二:管理層支持誰

  當當和李國慶除了在股東會合法性上各持己見,在持股比例上也有著不同的說法。

  按照《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信息,當當網股權結構,李國慶與俞渝合計持股91.71%。“李國慶目前實際持股45.855%,公司其他股東天津騫程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企業)均支持李國慶。因此,李國慶目前實際獲得53.87%的支持。”

  闞敏向北京商報記者提供的信息是:目前俞渝持有當當52.23%的股份;李國慶持有22.38%;俞渝和李國慶的孩子持股18.65%,由父母各自代持50%;當當的兩個合伙公司分別持有3.58%和2.93%的股份。天津騫程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和天津微量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就是當當的合伙公司。

  根據天眼查信息,天津騫程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和天津微量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分別是張巍和闞敏。按照《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的說法,張巍是當當董事。

  不過,闞敏直言自己并沒有參加李國慶所謂的股東會議。“現在當當的管理層百分百支持俞渝,公司也還在俞渝的管理下。據我所知,現在當當支持李國慶的股東只有張巍。”對于北京商報記者提出的“股東對目前當當的態度”,截至發稿,李國慶尚未回應。

  由于目前李國慶和俞渝的離婚案還沒有結果,當當大股東最終的持股比例無法預測。為了達成一致,從2019年7月李國慶起訴離婚至今,雙方其實進行過多次溝通。

  據闞敏透露,“2020年初,俞渝和李國慶有過和解的談判,2月李國慶單方面中止了溝通。他經常今天提出A方案,明天又提出B方案。這中間李國慶還向當當提出借錢,俞渝沒有同意”。

  至于對搶奪公章一事的態度,“俞渝覺得是件荒唐的事”,闞敏則代表當當向李國慶喊話,“希望其離當當越來越遠”。

  問題三:是否裁員

  拋開這持續數月的鬧劇,20歲的當當之于中國電商甚至中國互聯網行業而言,都有特別的意義。電商上市第一股、死磕京東……每一個標簽的背后都有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

  自從當當2016年完成私有化之后,圍繞在當當頭頂的卻更多是負面消息,比如2018年重組案夭折、2019年的離婚風波、2020年當當員工確診新冠肺炎、當當裁員傳聞等。從時間點看,這也是當當管理者變遷的時期。2015年,李國慶不再負責當當網的管理,開始嘗試新業務;2018年春,李國慶不再負責新業務;2019年初,李國慶、當當各自發布公告,李國慶離開當當網。

  因為是夫妻檔公司,當當的員工、股東也時常夾在兩位創始人之間。

  在脈脈平臺一條“喜歡俞渝還是李國慶”的帖子下,一位“當當網員工”表示,“俞渝在好害怕被裁員,賠償給得少”。

  在《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李國慶也提到了裁員,并以當當董事長與總經理的身份表示,“自2020年2月1日始至今,以‘開除、辭退、優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終止,已被單方面辭退的員工,可與公司協商,協商一致重新簽署勞動合同返崗”。闞敏對裁員傳聞則予以否認。

  針對李國慶提出的“擬以2019年度稅后凈利潤30%進行股東分紅”一事,闞敏也明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電商行業沒有分紅的先例。在李國慶管理當當時期,當當就沒有分紅過,現在公司的骨干也不希望分紅削弱公司的現金流”。

  僅僅一天,雙方你來我往兩個回合。來自李國慶的關鍵詞是“罷免俞渝、接管當當”,當當強調的則是“違法行為、訴諸法律”。如果將李國慶俞渝內斗的時間軸拉長,則可以看到這家公司每次創始人矛盾都是在“當當承受壓力比較大的時候”,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總結。

  由于當當尚未披露2019年的運營數據,按照俞渝2019年3月提供的信息,“2015年當當凈利潤9200萬元,2016年凈利潤8600萬元,2017年凈利潤3億元。2018年銷售額118億元,同比增加14.4%;凈利潤4.25億元,增長34.9%”。

  在王超看來,“當當的日子過得還是挺好的,但是當當已經成為一家大公司,在疫情之下卻很難像其他大公司一樣有足夠的資源和財力支撐,這導致李國慶借機奪權”。

  (原標題:驚魂9小時:三問當當搶章奪權)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