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李國慶與俞渝的奪權大戲迎來了新劇情。

  上午9:34,李國慶率領四個大漢闖入當當網辦公區,將公章和財務章搶走;并張貼了一份《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稱李國慶已依法召開臨時股東會,李國慶當選董事長與總經理,全面接管公司,而俞渝僅為當當網董事,無任何職權。

  從夫妻共創業的美好橋段,到意見不合、爭奪公司股權,融合了情感、婚姻、商業等多要素,“連電視劇都不敢這么演”的夫妻互撕大戲,如果說是什么導致了這一切,不過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自2016年私有化后,當當網反而連年盈利,營收凈利不斷上漲,在2018年中國電商公司盈利榜上,僅次于阿里、蘇寧、唯品會,名列第四;

  并且,作為私有化公司,李國慶家族股份占比高達91.71%,在理論上坐享幾乎所有凈利潤,與其他股權分散的股份制公司相比,李國慶家族真實的獲利能力,甚至要好得多。

  然而巨大的利潤蛋糕卻分配不均:在賬面上,俞渝持有64.2%的股份,李國慶持有27.51%。李國慶明確指責公司連續多年沒有分紅動作——他沒有拿到過利潤。

  夫妻和睦,尚且可以容忍利潤“爛在鍋里”,一旦反目,越來越高、越積越厚的利潤就變成誰都想獨吞的肥肉。共苦不同甘,不患貧而患不均,或許才是這場夫妻互撕大戲的本質。

 

  創業十年,相濡以沫

  1999年,剛剛認識三個月,李國慶與俞渝閃婚。李國慶想找個海歸,俞渝是華爾街投行女精英;李國慶年輕有為,腳踏實地,兩人一拍即合。

  結婚后,俞渝隨李國慶回國創立了當當網。

  俞渝嚴謹穩重,主財務,創立初期為當當網拉來620萬投資;李國慶隨性張揚,負責市場、技術、采編、運營。兩人優劣互補,踏著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第一波紅利,很快就脫穎而出。

  2010年當當網成功在美國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B2C第一股。上市當天市值達到23億美元。

  然而此時也正值中國電商發展的轉折點,到了燒錢補貼換取規模的混戰時刻。

  當競爭對手融資、燒錢大打價格戰的時候,當當網卻堅持避免虧損、追求利潤。俞渝的一項工作是“躲基金、躲銀行、躲錢”;李國慶公開表示:“燒錢的做法不可取,無法贏利的銷售額毫無意義”;當百度、騰訊伸來橄欖枝時,當當網一一拒絕。

  隨后當京東、阿里不斷開疆拓土的時候,當當網逐漸被邊緣化。在2011年至2013年間累計虧損超過8億元。

  2015年7月,當當網啟動私有化,到2016年9月,當當網以5.56億美元的市值完成私有化退市。

  這一時期,李國慶與俞渝相安無事,至少在外人眼里是如此。

  不患貧而患不均

  退市后,不再羈絆于資本的當當網反而越做越好。

  在2019年的當當出版人盛典上,當當副總裁陳立均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當當網2018年一百多億銷售,GMV 150億~160億,四億多利潤,持續5年盈利,沒有任何負債,無論是銷售額還是利潤增速都在加速度增長。”

  俞渝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公開當當網的數據:

  2015年營收規模93.12億元,凈利潤0.92億元;

  2016年營收規模95.5億元,凈利潤1.32億元;

  2017年營收規模103.42億元,凈利潤3.59億元;

  2018年未經審計銷售額118億元,凈利潤4.25億元。

 

  2016年注冊用戶數1.89億人;

  2017年注冊用戶數2.30億人;

  2018年注冊用戶數3.00億人;

  2019年注冊用戶數3.50億人。

 

  據2019年胡潤百富榜顯示,李國慶和俞渝夫婦以70億元人民幣財富排名第573位,較上一年財富上漲8%。這時的當當網,已經進入到發展歷史中的最好時期。

  創業多載,歷經波折,如今公司盈利,財富上漲,本該良辰美景共享榮華。

  夫妻雙方真實的決裂原因,已經變成了坊間雜談和風月八卦,消散了真實的樣子。但涉及到股份分割的重要事實是,據李國慶稱當當私有化時,他與俞渝的占股比例為五比五。后來俞渝建議雙方各自拿一半股權給兒子。

  然而最終俞渝代持了兒子手上的所有股權,當當的實際控制權就這樣發生了轉換:最終俞渝持股64.2%,李國慶27.51%。按此股比,俞渝持有的股權價值44.16億元,李國慶的價值18.92億元。

  盡管此前二人在管理經營上多有分歧,但沒有什么比蛋糕分配不均更讓人想要決裂的了——自古以來,不患貧而患不均。

  重新審視當當網

  撇開狗血劇情,從中國B2C電商第一股,巔峰市值23億美元,到5.56億美元的私有化退市,當當網一直被視為“一手好牌,卻打的稀巴爛”、“起了大早,趕了晚集”的典型代表。

  然而,透過狗血淋頭的互撕大戰,現在可以重新審視一個真實的當當網了:

  中國電商風云際會二十多年,從8848、ebay、易迅網、1號店、凡客誠品,多少英雄煙消云散,而當當網穿越周期,依舊不好不壞地活著,利潤越賺越多;

  在資本寒冬的背景下,當當網過著沒有銀行貸款,沒有任何資產質押的舒適日子,盈利穩步增長,凈利潤也穩步增長。事實上,按照海航科技收購當當網的初步作價75億,已經比私有化時的價格高出不少。

  除此之外,當當網還有能力進行擴張。在2018年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俞渝表示,當當網正在利用價格低點進行技術和產業的更新換代。

  她表示在經濟形勢嚴峻的情況下,2018年的當當網依舊在加速擴張。投入的方向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人才,擴大招募關鍵崗位人才;二是做聽書、微視程序;三是在華北和西南建立新的物流中心。

  除此之外,當當網擁抱新技術浪潮的態度非常堅決,并且直接獲利。

  通過大數據和機器學習,當當提升了圖書運營的精細化,顧客粘性增強。在莫言拿下諾貝爾獎后的幾個月,只有當當有莫言的書,日裔英國小說家石黑一雄獲得諾貝爾獎的時候,當當已經獨家售賣石黑一雄的作品很長時間。這一切都是基于算法的精細化運營。

  同時,當當網也在進行供應鏈層面的改革。其自研的WMS系統使得倉庫訂單效率提升30%,節約上千萬人力成本;TMS系統從顧客下單、訂單生產、訂單送達、顧客簽收的時間節點進行全面監控,實現精準送貨。

  這一切精細化運營的手段,正與當下電商行業駛向深水區的發展趨勢相契合。

  盡管沒有像阿里、京東一樣成為電商巨頭,但是穿越周期活了20年、寒冬中無負債,盈利能力位居前列,從這個角度來審視,當當網已經勝過絕大多數互聯網企業。

  燒錢換取規模,并最終實現盈利,這是互聯網經濟公認的商業模式,但當當并沒有走上這條路,而是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平穩道路,擴張不足,穩健有余,殊途同歸。

  在資本寒冬的當下,撥開夫妻互撕的迷霧,重新審視那個令人熟悉而又陌生的當當網,變得更有必要:那些在寒冬中死掉的企業,連互撕的機會都沒有。

(文章來源:億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