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臟亂差、鄰里老吵架,如今環境優美人和諧——

  老舊商住小區,緣何變了樣?(第一落點·破解基層治理難題)

  整潔干凈的街道,停放有序的車輛,樓下拉家常的居民……進入泉北商住小區,記者心里開始犯嘀咕,以前這里真是“臟亂差”的地方嗎?

  泉北商住小區位于貴州省福泉市金山街道城北社區,2003年建成,共有114戶居民,是福泉最早的商住小區。

  由于居民群體結構比較復雜,如何對小區進行有效治理一直沒有達成共識。入住后很長時間內,小區內部大小矛盾不斷,最嚴重的時候,業主委員會曾集體辭職,物業管理人員全部罷工。

  “管不了”也“無人管”

  40多歲的趙祥花已經在泉北商住小區生活了10年。“那時候走在路上,垃圾到處都是,時間一長根本無處落腳,還飄著一股廁所的味道,別提有多惡心了。墻上的小廣告密密麻麻,一看就渾身不得勁兒。這還不算,小區前面的背街小巷都被外面的私家車堵死了,想要開車出去就得來回折騰,很讓人惱火……”趙祥花說。

  小區物業呢?小區業主委員會副主任唐世祥說:“以前,物業剛打掃完一遍,樓上的居民就像天女散花一樣,接著往樓下扔垃圾。對這些亂扔垃圾的居民,大家也沒辦法。有的居民看到遍地垃圾后誤以為物業沒打掃,一來二去,矛盾就多了。”

  眼看著雙方分歧越來越大,業委會多次嘗試從中調解,沒成想按下葫蘆起了瓢,這邊的事情還沒解決,另一邊又有了新情況。因為要解決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業委會就像“小馬拉大車”,最后根本管不住。

  “記得大概沒住幾年,小區的業委會就更換了五六次,最短的一次,業委會不到兩個月就解散了。”碰上這種事兒,趙祥花和很多居民也是頭一遭,大家都沒了轍。

  就這樣,在此后多年的時間里,泉北商住小區幾乎一直處于管不了或者無人管的境地,生生從生活區變成了垃圾場,在全市都出了名。

  黨員小區“報到”,帶頭上門服務

  “其實問題真沒那么復雜,大家就缺個帶頭兒的。”趙祥花這樣認為。

  2017年,福泉市開始加大力度整治問題小區、老舊商住小區,推進基層治理,措施之一就是要求黨員必須到所在小區“報到”,這讓泉北商住小區的住戶看到了希望。

  “他們來報到,需要在報到登記表上勾選個人特長,像文明勸導、宣講政策法規、調解矛盾糾紛等。”金山街道黨工委書記陳明春拿起一沓準備歸檔的登記表向記者展示:“你看,除了這些,還需要填寫本人到小區報到的服務承諾,小區有需求,就可以對應找他們。”為了進一步使這個辦法落地生效,小區的部分黨員又成立了功能型黨支部,推選治理有方法的在職或退休黨員擔任支部書記。

  “這招太管用了。黨員們挨家挨戶做工作,征求意見,重新成立了業委會,還擬了小區治理公約,居民該干啥、物業管理該干啥,寫得明明白白,誰違反就把誰貼出來見見光。”在趙祥花看來,正是依靠這些黨員,原本眾口難調、一盤散沙的小區,有了新的希望。果然,就一年多的時間,小區整潔有序,有了巨大變化。

  像泉北商住小區這種黨員到小區“報到”,成立功能型黨支部的做法正在福泉市逐漸推開。目前,福泉市的住宅小區有功能型黨支部97個,小區覆蓋率超過85%。基于此,現在對于擬提拔的干部人選,相關部門也會到其所在小區征求意見,小區會根據被考察對象的表現進行反饋,這也是發揮黨員帶頭作用,推動社區治理的一種探索。

  小舉措見證大成效

  小區內部的問題解決了,但小區外部,像在背街小巷這種權責交織的地方亂停車等,又該如何治理?

  陳明春說,以前想聯系公安、交警去處理,但是街道又沒有指揮調度權,結果“街道看得見管不了,部門管得了看不見”。

  2019年,依據中辦印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城市基層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福泉市嘗試對街道黨組織的職權進行調整,把派駐街道的行政執法部門的部分考核權、指揮調度權都下放給了街道。

  “之前這些執法部門的指揮調度都是由市政府統籌安排的,街道是沒權力指揮的,只能是商量,結果根本無法保證。”在陳明春看來,一些小區很難治理,部分原因也在于此。現在隨著派駐街道工作力量的指揮調度、考核監督等下放給街道,情況發生了變化。“按規定,現在我們就可以派交警去處理,根據處理情況,街道進行考核,年終考核結果占交警部門績效權重的30%。”陳明春介紹。

  別小瞧這30%的考核權,正是有了它,街道在推動執法力量下沉時的底氣更足了。“就拿背街小巷的治理來說,現在管理權限明確交給街道,我們就可以組建歸街道統一管理調度指揮的綜合行政執法機構進行整治。”陳明春說。

  這種變化,也讓執法部門的工作方式發生了轉變。“社區的事兒,我們之前是管不了的,就算眼睜睜看著消防通道被堵死,我們也沒法子,沒有管轄權呀。”說到這兒,福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的商凌有些惱火,現在好了,只要接到街道的通知,他跟同事們就立馬趕到現場去處理。

  “這就是所謂的部門管事,街道管人,最終形成一支隊伍管執法的局面。”陳明春介紹,從他們出勤的那一刻起,街道就會進行詳細記錄,包括出勤時間、處理進度和結果等,作為對執法部門進行年終考核的依據。

  福泉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羅玉興表示,目前探索的社區治理模式在實施過程中還存在一些不足,尤其是剛開始實施的時候,一些部門對于部分考核權下放給街道轉不過彎兒來。“部門之間的權責清單沒有詳細列清,街道在什么情況下需要指揮、調度執法部門還沒有明確的界定。”羅玉興坦言,畢竟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供參考,只能小心謹慎地摸著石頭過河,邊發現問題邊解決,這樣社區不僅能管得住,還能管得好。“當然,接下來還要優化部門考核指標,根據各自職責進行細分,逐步實現減負增效。目前社區的治理是多方力量擰成一股繩,勁往一處使,效果不好都難,我們一定會堅持做下去。”羅玉興說。

  這些舉措實施以后,很快,一些心細的居民就覺察到了變化。趙祥花回憶說:“從那時候開始,經常能看到一些交警出現在小區的背街小巷里。沒過幾天,那里亂停的私家車一下子就沒了,后來交警每天都會到這里巡邏兩三次。”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