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圖 TSLA_0

  4月27日,造車新勢力小鵬汽車推出旗下第二款量產車型小鵬P7,這款新車直接對標的競品就是特斯拉Model 3。

  當天,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通過網絡直播,并不回避地將小鵬P7的各項性能、配置與Model 3一一比較。

  被外界稱為特斯拉門徒的中國的造車新勢力們,一直將特斯拉視為學習和追趕的對象。而近幾年來,這些年輕的企業為了追趕研發和推出新品的進度,不同程度地從其他企業招兵買馬。其中,就包括不少特斯拉的員工。

  此前,一則因員工跳槽而引發的特斯拉和小鵬汽車的商業竊密糾紛案件,引起了業內的關注。

  該案件的調查已經持續一年多,有媒體4月25日報道稱,特斯拉針對小鵬汽車的訴訟不斷升級,要求小鵬汽車美國自動駕駛部門X Motors披露包括小鵬汽車2018年11月至今自動駕駛系統完整源代碼數據庫以及包括何小鵬在內的多位高層的硬盤數據等信息。調查內容超過30項。

  對此,小鵬汽車當日發布了一則“嚴正聲明”予以回應,怒斥其遭到了特斯拉的“霸凌”。

  “過去一年里,小鵬汽車不隱瞞任何東西,一直努力協助該案調查。但至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小鵬汽車有濫用商業機密或其他不當行為。”小鵬汽車強調,“自訴訟至今為期一年的時間里,特斯拉所極力表現出來的一切嘗試,都顯示出對一個年輕競爭對手明顯的霸凌行為,而不是就事論事地試圖解決針對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遺憾。”

  目前,特斯拉方面未對小鵬汽車的相關回應作出說明。

  遭特斯拉“霸凌”

  雙方的商業秘密竊取糾紛,要追溯到一年前。2019年3月21日,特斯拉在美國起訴其前員工曹光植竊取公司自動駕駛商業機密,并提供給小鵬汽車使用。曹光植此前曾在特斯拉擔任Autopilot的視覺科學家,2019年1月加入小鵬汽車,出任感知負責人。

  特斯拉發起訴訟之后,小鵬汽車就發布聲明稱,在曹光植入職前后,小鵬汽車都沒有發現存在特斯拉所聲稱的任何可能違規行為,并表示針對此事啟動進一步調查。

  按照特斯拉的指控內容,曹光植于2018年11月使用個人iCloud賬戶創建了特斯拉高級機密信息的備份副本,以備份整個儲存庫、Ap和神經網絡源代碼庫,包括了超過30萬個獨立文件與目錄。并且在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1月3日之間將特斯拉提供的工作電腦與其iCloud賬號斷開,登錄特斯拉安全網絡,刪除其瀏覽歷史及超過12萬個文件。

  小鵬汽車方面表示,過去一年公司已經反復和廣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證要求,但卻發現特斯拉現在似乎更有興趣利用這場訴訟來擾亂小鵬的業務運營,而不是將范圍局限在針對曹光植的實際訴訟索賠。

  據了解,針對案件調查,2019 年6月,小鵬汽車提供了公司發給曹光植的筆記本電腦的法證圖像,及其電子郵件以及其他文件。自2019年6月7日起,特斯拉及其法證調查供應商一直持有曹光植的硬盤進行審查。

  值得注意的是,曹光植在2019年7月的答辯狀中承認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即向個人的iCloud賬戶上傳了包含自動駕駛源代碼的文件。不過,他否認竊取技術機密的指控,聲稱自己沒有將與特斯拉自動駕駛相關的任何商業機密帶到小鵬汽車,也沒有使用這些數據為新雇主謀取利益。

  小鵬汽車有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特斯拉曾于2019年11月與2020年1月兩次要求小鵬汽車提供更多的資料支持相關調查。

  小鵬汽車強調,其并非該案的當事人,但已經向該案提供大量協助,更主動提供了曹光植工作電腦的電子備份。小鵬汽車更是在并無義務的前提下,允許特斯拉在法院保護令下,接觸截至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起訴之日)公司的源代碼存儲庫以進行取證。

  不過,2020年1月17日來自特斯拉的傳票,讓小鵬汽車感到憤怒,并且拒絕繼續配合。特斯拉要求小鵬汽車披露近30條要求調查的項目內容,包括曹光植以及小鵬汽車2018年11月1日起所有與自動駕駛相關的源代碼,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總裁顧宏地等多位高層在內的曹光植所有上下級員工的工作電腦之法證調查電子版、與曹光植工作有關的人員的溝通記錄、XMotors的雇員名單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今年3月6日,小鵬汽車就針對特斯拉的傳票向法院提出書面的反對申請。

  小鵬汽車認為特斯拉的諸多調查要求無理。“堅決依法抗辯,對特斯拉提出的諸多無理要求,例如要求小鵬汽車提供全部源代碼等表示嚴辭拒絕。”小鵬汽車在最新聲明中強調,過去一年里,不隱瞞任何東西,努力協助該案調查,但至今沒有任何數據顯示,小鵬汽車有濫用商業機密或其他不當行為。

  該案件的聽證會已定于5月7日在美國舊金山市舉行,屆時法院會給出回復小鵬汽車是否需要繼續配合調查。

  特斯拉打壓競爭對手?

  年輕的中國造車新勢力,往往針對電動車、自動駕駛、車聯網等展開技術研發,從而希望能夠快速切入市場。為了加快技術的研發進度,不得不大力從其他企業引入人才。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因為高端人才的流動而引起的商業秘密糾紛并不少見。

  4月27日,邦唐邦(北京)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知識產權律師邵丹丹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案件判定的關鍵在于曹光植是否存在竊取商業秘密的行為,并且應用在小鵬汽車,從而給原單位造成損失。

  一般情況下,涉及商業秘密的糾紛,訴訟周期長、舉證難度高,并且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會權利用盡。這也是案件受理已經一年多時間之后,特斯拉要求升級調查內容的原因。

  “從公開的信息來看,特斯拉最新要求透露和調查的信息過多。”邵丹丹說。

  她進一步解釋道,調查的信息要與案件本身相關,不能超范圍調查。從法理上來講,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律都是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同時又不能因為保護一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而去損害另一方的合法權益。特斯拉要求調查的內容,同時也是小鵬汽車的商業秘密。小鵬汽車也不可能因為配合特斯拉而損害自身的利益。

  當然,小鵬汽車是否需要繼續為進一步配合調查而提供更多信息,需要根據美國的法律,以及聽證會的結果。

  “通過這一案件,需要注意的是,為了保護企業的合法權益,在取得新的研發成果的同時,要及時申請專利并獲得保護,避免不必要糾紛。企業之間的人才流動本來是屬于一個正常的現象,但是雇傭雙方都要盡到必要的審慎義務,避免不必要的糾紛,從而不影響正常的生產經營。”邵丹丹表示。

  事實上,已經有多家造車新勢力,因為員工跳槽而陷入商業糾紛。“汽車行業經常借鑒和學習其他企業的經驗或技術,有些人從老東家過去之后,多多少少也會用上一些原來的構想。”有汽車人士表示。

  在小鵬P7的新車發布會上,何小鵬則強調,小鵬汽車一直以來都堅持自主研發,并強調這是其自身核心競爭力所在。

  “從軟件到算法,從數據到運營,從定制的OS到電子設計,小鵬汽車都是自己做。只有全部自研,把全部的備件做好,才能做好先適用于中國、未來應用于全球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這是小鵬汽車的核心差異化競爭力。”何小鵬說。

  小鵬汽車表示,特斯拉的指責不會讓小鵬汽車放慢自主研發的腳步,小鵬汽車將持續在多領域專業技術人才的融合下,推動智能汽車的普及和進化。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