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宣布“分手”的公告發出,東風與雷諾維系了近7年的聯姻正式破裂。

  法國雷諾將其持有的東風雷諾50%股權轉讓東風汽車,東風雷諾將停止雷諾品牌相關業務活動。這意味著,東風雷諾將徹底告別中國市場,旗下4款國產車型科雷繽、科雷嘉、科雷傲、雷諾e諾全面停產停售。

  隨著東風雷諾解散,感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內部員工面臨去留處置,供應商成本未收回,投入打了水漂,經銷商的銷售返利和庫存車問題懸而未決,車主則開始擔心保養維修問題。

  未來汽車日報通過采訪原東風雷諾的員工、供應商和經銷商,試圖拼湊這家合資車企分崩離析背后的故事。在這些利益相關者眼中,東風雷諾的退市命運,早已有伏筆。

  供應商:中法韓斗獸場,決策流程冗長

  “目前公司正在進行項目的清算工作,包括一些模具開發費用等,但何時能向雷諾討回欠款還不得而知。”收到東風雷諾停止運營的通知一周后,零部件企業高管姚磊向未來汽車日報介紹最新進展。

  2017年,姚磊所在的公司與東風雷諾簽訂定點采購合同,為其批量供貨沖壓件。彼時,中國的乘用車市場還在紅利期,東風雷諾銷量當年同比大漲140%,達到7.2萬輛。姚磊所在的公司此前是東風日產的供應商,正好趕上東風雷諾計劃擴充產能,籌建2期工廠。

  “雖然東風雷諾的品牌比較小眾,但銷量尚可,發展勢頭很好。”姚磊告訴未來汽車日報。“合作后公司基本可以實現盈利,我們當時也比較看好東風雷諾的發展。”

  但隨著時間推移,合資公司的一些弊端逐漸暴露。

  “東風雷諾是一個法國人、中國人、韓國人的斗獸場。”姚磊告訴未來汽車日報,該公司每個科室基本都有兩個科長,中方管理、法方決定,雖然是50:50,但法方占了很大的話語權。“很小的問題都可能需要‘上會’,先匯報給負責研發的韓國雷諾三星汽車,韓國方面再匯報給法國,決策流程十分冗長,辦事拖沓。”

  決策流程長也導致項目運轉周期長,從工程發包、技術討論、報價到定點價格需要一年多時間,其中報價環節一般需要3個月到半年,“小一些的供應商根本耗不起”。

  事實上,東風雷諾的“大公司病”早已被內部高管詬病。主機廠從業人員王曉鵬向未來汽車日報(ID:auto-time)提供的一份書面材料中稱,2018年年底,時任東風雷諾副總裁中方代表的翁運忠曾在員工代表大會上指出,營銷團隊搞了一個創新的市場活動提案,需要申請一筆費用,但流程走了6個月。最后流程走完了,營銷團隊的創新提案也胎死腹中,被其他公司所用。

  此外,據姚磊介紹,若再遇上東風雷諾不斷要求“壓低成本”,“最后的定點價會低于市場價格,但供應商們也得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

  經銷商:開一天門損失好幾萬

  收到東風雷諾的“終止經銷商協議通知函”,老楊“有點懵圈”,“去年就聽說東風對雷諾不滿意,只是沒想到這么快解體”。

  按照東風雷諾的官方回應,根據市場化選擇原則,現有經銷商可以進入東風銷售網絡體系內,雷諾也將選擇部分經銷商繼續從事雷諾品牌的售后服務業務。

  但老楊告訴未來汽車日報,他試圖聯系東風雷諾,但虧損賠償、庫存車、車主售后服務等關鍵問題仍未得到妥善解決。“現在手里大約有20余輛庫存車不知道怎么處理,確實是進退兩難,但暫時還不考慮退網。”

  據東風雷諾數據,和老楊一樣的經銷商大約有200余家。東風雷諾經銷商聯合會會長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表示,全國經銷商壓在東風雷諾系統里的錢少則數十萬元,多則幾百萬元,手里壓的庫存車也有幾輛到幾十輛不等。他們希望東風雷諾返還銷售返利,并盡快解決終止經銷協議的后續問題。

  車市寒冬外加年初疫情肆虐,老楊的日子本就不好過,雷諾的撤資更是雪上添霜。

  經歷2017年銷量大漲后,東風雷諾2018年在華銷量僅5.01萬輛,同比驟降30.58%。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當年11月發布的經銷商庫存調查結果顯示,東風雷諾經銷商庫存系數達到3.6,遠高于0.8-1.2的合理范圍,意味著經營壓力和風險非常大。

  到2019年,東風雷諾仍未能挽回頹勢,在華銷量只有1.86萬輛,同比下降63.1%,平均每月銷量僅1500輛左右。

東風雷諾,東風雷諾

2018年11月汽車經銷商庫存調查結果圖片來源:中國汽車流通協會

  “銷量不行,一些經銷商無奈退網。”老楊表示,東風雷諾除銷量不好外,利潤率也不算高,經銷商“開一天門相當于損失好幾萬”,他“不好的時候一天能虧個小10萬,靠賣零部件和維保撐一撐”。

  一位不愿具名的東風集團高管向未來汽車日報透露,東風雷諾在成本方面競爭力較弱,所導入的車型國產化率低于合資車企的平均水平,車型定價偏高。

  東風雷諾曾在2016年表示,由于聯盟關系,東風雷諾與日產共享供應商,以削減40%采購成本,進一步提高東風雷諾利潤。但老楊告訴未來汽車日報(ID:auto-time),即便如此,由于一些技術改進項目未得到法方通過,東風雷諾還需從法國進口零部件,又拉高了價格、攤薄了利潤。

  此外,經銷商還直接面臨已售出車輛的售后維保問題。雷諾官方表示,雷諾將通過雷諾經銷商,同時利用聯盟的協同機制,在中國繼續為30萬雷諾車主提供優質客戶服務。關于雷諾品牌乘用車的發展,將擇期在雷諾新的中期發展規劃中詳述。

  老楊對車主的答復是,他的4S店目前也對東風雷諾車進行維修、保養、保修,車主也可以去東風日產。據他介紹,企業破產或撤資必須保證10年的配件,三大件一般不用犯愁,對于外觀件,工廠或許會在近幾個月把未來10年的備件生產出來。

  員工:換中方高管像是走馬燈

  “自己的員工竟然要在最后一刻,通過港交所得知消息。請問領導層在干嘛?”4月14日中午,在東風雷諾官宣解散后,何丹在東風雷諾貼吧評論道。其他員工補充道:“4月初,得知法方在關數據服務器。”

  關于一線員工何去何從, 東風集團此前向未來汽車日報回復稱,員工安置方向有三種:一是處理遺留問題留用人員,二是開展新業務留用人員,三是協商解除勞動合同人員。有東風雷諾員工解讀稱,第二條意味著去主攻高端新能源車的“h事業部”,第三條則是賠償6個月工資,“要快點找下家”。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位東風雷諾員工向未來汽車日報感慨。相較于其他汽車品牌,東風雷諾入華較晚。

  2013年12月,東風與雷諾開啟合資篇章。2016年,東風雷諾才推出兩款SUV產品科雷嘉和科雷傲。隨后兩年,面對消費環境和市場環境的改變,東風雷諾也沒有抓住機會,產品開發不能適應快速變化的中國市場需要。東風雷諾3年僅推出4款車型,分別是科雷嘉、科雷傲、科雷繽和雷諾e諾。

  產品推出節奏慢、營銷體系無法一脈相承的背后,或許與不斷更換中方負責人直接相關。

  員工李亞告訴未來汽車日報:“一般穩定的單位,中高管2-3年換一輪。東風雷諾自中方總裁胡信東走后,中方高管就和走馬燈一樣,這就是走向毀滅的信號。”

 

  過去7年,東風雷諾中方管理層更替多達7人,其中一把手先后有胡信東、翁運中、魏文清等3人,主管銷售和市場業務的市場銷售副總裁包括合資早期的陳瑋、熊毅,2017年5月上任的陳曦,以及在去年廣州車展后去職的洪浩。

  相比之下,在2019年3月前,東風雷諾的法方總裁一直由福蘭擔任。這意味著在合資企業中,中法的磨合并不順利。業界有聲音稱:“法國人并不理解中國人的喜好,但卻一向傲慢。”

  分道揚鑣后,東風汽車集團表示,將根據集團整體戰略布局,對東風雷諾進行重組和轉型升級,對東風雷諾工廠進行升級改造,強化智能制造,推進5G互聯網應用,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將其打造成為智能制造生產基地。

  雷諾則表示將把重心放在輕型商用車和電動汽車領域,并稱“不會放棄中國市場”。除東風雷諾外,雷諾的合資公司還有易捷特新能源汽車公司、華晨雷諾金杯汽車有限公司,以及去年雷諾與江鈴集團成立的新能源合資公司。

  東風雷諾不復存在,但管理層面的歷史問題仍未解決。當問題復現,雷諾能應付過來嗎?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姚磊、老楊、何丹、李亞為化名。)

(文章來源:未來汽車日報)